搜尋
  • lu dianzan

John B. Wells 《双周情报简要》之生物战争 - 2022年02月13日. 闫丽梦博士访谈概要:中共新型出血热病毒及CD38靶点

已更新:2月14日

由Krombacher @Krombacherbeer1记录并整理


https://clouthub.com/v/9de25ef0-9556-45a7-a189-be4133b19453


John B. Wells:闫博士您好,您好吗?很高兴有你在。


闫博士:你好,John,很高兴回来。


John B. Wells:插入刺突蛋白和HIV片段就足够了。现在还有了拉沙热病毒,所以请您今晚和我们聊聊这些事情。


闫博士:好的,首先正如我们之前已经讨论过的,中共实际上准备了更多的生化武器。他们已经在2021年底的西安(一个1300万人的大城市)进行了军事演习。所以,根据我收到的多方面的消息来源,实际上他们在西安研究的几种病毒都可以引起出血热。而且由于病毒序列实际上还掌握在中共军方科学家的手中,所以我无法确认到底是什么病毒。但是我们听说中共在那里研究过马尔堡或马尔堡类似的出血热病毒。这些出血热病毒可以是不同的,可以是马尔堡病毒,可以是功能增强马尔堡病毒,也可以是其他一些病毒,如拉沙病毒、汉坦病毒,它们都会引起一些出血热,而且非常致命。为什么中共这个时候研究这么危险的生化武器?因为他们认为他们已经为所有这些出血热病毒找到了一个非常特殊的药物靶点。我们知道,出血热病毒的死亡率可能会超过 10%,20%,甚至 60%,甚至 90%。然而,我们知道市场上并没有针对此类病毒的特定药物。所以,CCP他们发现当出血热病毒引起这种疾病时,人体内有一种叫做CD38的蛋白质。简而言之,在出血热感染期间,人体中带有CD38的细胞会增加,所以CCP认为这是治疗这种病毒的一个很好的药物靶点。还有为什么中共能看懂CD38?因为市场上有强生公司获得专利的单克隆抗体药物。这种药物,商品名是 DARZALEX®。然而,它是一种抗癌药物,它只针对CD38,所以它是一种单克隆抗体药物。 中共在西安有一家强生联合制药公司,名字叫西安杨森。于是,中共通过这家西安杨森公司从强生公司获得了专利药的方案。他们也研究了它,他们测试了它。他们已经做好了准备,他们将重新以一个新的形式利用它。而且他们已经在中国大部分生产了。这意味着一种这样的新生物武器被释放或这样一种新病毒被释放,即使它不会引起大流行。但恐慌会让人寻找有效的解药。中共认为可以利用这个机会绑架对方政府,让对方听中共的。那是他们的计划。


John B. Wells:西安杨森?真的吗?


闫博士:是的。我打赌你可以在网上搜索这个名字,对吧?


John B. Wells:这是真的。


闫博士:是的,如果你看他们的报道,西安杨森是19世纪七十年代成立的,是强生公司的合资公司。但是,因为这个公司是在中国,所以西安杨森实际上是被中共政府直接控制的。 DARZALEX®,已经在西安进行了临床试验。所以这家公司可以很容易地了解这个药物,中共人可以设法得到这个单克隆抗体的结构。关键是,即使是强生公司也可能不知道这种抗体能做什么。所以出血热一旦出来,就可能引起暴发,也可能引起个别病例。当它发生时,中共可以声称他们拥有最好的药物,因为他们已经从中国的其他工厂生产了这种药物。甚至强生公司可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John B. Wells:难怪。您提及 Omicron、Omicron、Omicron 这么多次,然后结果证明几乎没有问题。你是否认为有一些心理条件来为下一波出血热做好准备,无论如何,这都是计划作为第二波病毒攻击的。


闫博士:我想首先告诉人们的,我不想引起任何恐慌,因为一旦你知道他们要做什么,你就不需要恐慌。你就可以考虑解决方案,应该如何反击。问题是CCP,他们已经释放了 Covid-19 和 Omicron、Delta、Covid-19 以及导致全球大流行的变种。但是,当他们看到大流行将进入某个时期时,人们可能会对此感到厌倦,并且他们无法继续由于疫情引发的封锁。此外,医生现在也有非常好的治疗方法。因此,中共需要考虑其他方式来维持其生物武器计划的影响力。再看看中共,你会看到,在大流行的2年里,中共实际上学到了很多“好”的东西,对他们来说是“好”的实验。他们认为他们已经赢得了Covid-19的胜利,因为美国人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来惩罚他们。他们还建立了许多生物技术产业。所以这个行业需要生存下去,中共政府需要基于生物技术产业的经济增长。所以这种出血热只是他们准备的其他超限生物武器之一。根据我的消息来源显示,2019年底在西安的军事演习之后,中共和习近平计划在冬奥会期间对外国参赛者进行一些攻击。他们的计划是一旦这种病毒可以传播到其他国家,最后到达美国,那么他们就不需要承认它来自中国,因为例如拉沙病毒从来没有在中国发生过,如果中国一直抵赖,人们就无法追责他们。可能会在其他国家发现首例病例。这就是为什么我说英国在10多年后发现3例拉沙病例非常可疑,这是10多年来的第一次。我还想告诉人们,我们希望人们为此做好充分准备。例如,我们知道 CCP 专注于 CD38 药物。然后我们可以要求制药公司准备这种药物,一旦发生,就不会缺货。而且我们还有其他方法来处理出血热,它通常不会引起大流行,因为它的死亡率很高。所以只要我们能充分准备好这些信息,中共的计划就很容易失败。但我也需要提醒人们,中共的实验室里还有很多其他的病毒生化武器。这太可怕了。连中共的资深科学家都害怕。根据消息来源,他们(中共的资深科学家)希望这些实验室被摧毁,因为这太可怕了。所以他们冒着生命危险向我们传达这个信息,再次警告世界。



John B. Wells:所以让我直截了当地说吧。 DARZALEX® 来自强生公司,现为西安杨森公司。让我直截了当地说,这种药物是 FDA 批准的抗 CD38 和癌症,但他们发现 CD38 也是出血热病毒的靶点。这意味着DARZALEX® 可以用来对付这个病毒。


闫博士:其实CD38是人体中的蛋白质。它不是病毒的一部分。出血热是一组症状。当您感染不同的病毒时,例如马尔堡拉沙病毒、埃博拉病毒、汉坦病毒,它们都会引起这些类型的症状,出血和发烧,因此我们将这些病毒称为出血热病毒。 CCP根据他们的研究发现,一旦这种病毒感染人类,在人体内就会出现一组异常免疫细胞过度表达CD38。于是他们有了这个想法,他们尝试看看这些只针对CD38的药物是否可以杀死人体内的这些异常细胞,然后让人们得到治疗。当人们开始使用单克隆抗体杀死癌细胞时,这也是同样的想法。中共在研制生化武器方面发现了一些共同点,然后就采用了出血热病毒的原理。然而,像美国科学家和其他科学家这样的其他科学家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这就是为什么中共认为他们得到了这次的秘密解药。


约翰·B·威尔斯:我明白了。你说中国共产党已经为中国的冬奥会隔离泡沫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你能告诉我们吗?


闫博士:是的。因为中共在两年后已经完善了他们的策略。他们想让自己显得更无辜。因为一旦你发现了一种生化武器病毒,但如果你不能追责中共,或者他们可以利用宣传来诬陷美国,他们就赢了。所以中共隔离了外国参与者。你可以看到很多无人服务。中共还禁止中国公民靠近奥运场馆。这些都是他们准备的。如果他们在奥运会期间找到合适的时机,他们可以释放这种病毒。我不知道他们会释放什么,我们应该设法阻止他们这样做。而且中共还打算用一种特殊的方式来释放生化武器。他们将使用冷链供应。冷链可以在运输过程中保存病毒。所以他们的计划之一是使用食品供应车来运送东西。他们会将病毒混合在冰中,因此当冰融化时,病毒就会出来。这些可以通过食物直接被人们接触到,例如冷寿司或冷食。也因为潜伏期,并不是所有的人都会有症状。例如,对于拉沙病毒,80% 的患者甚至可能没有症状。 他们就可以利用潜伏期把病毒投向全世界。


John B. Wells:好吧,这与我最近听到的计划相吻合,无论它释放的的是什么,经过精心病毒改造以后,在 3 到 4 周内不会出现症状,是吗?


闫博士:对于这种出血热病毒,中共肯定是想改造病毒的。但是我还没有病毒基因组,所以我不能告诉你它是否已经被改造过。即使它没有经过病毒改造,它仍然具有CD38 药物靶点。所以他们仍然可以用它来引起世界的恐慌和混乱。


John B. Wells:CCP是个怪物,不是吗?


严博士:CCP当然是怪物。关键是中共和习近平真的相信他们在 Covid-19 中赢了。因为尽管 Sars-cov-2 有明确的确凿证据表明它们是由武汉实验室的功能增强改造过的。但中共还在那里,至今没人追究中共的责任。他们仍在破坏美国和其他国家。他们相信他们赢了。所以他们会做更多的事情来尽快接管世界。还有我想提醒大家,如果这次发生什么事,一定要三思而后行,因为中共的宣传包括这次病毒不在中国释放。它看起来像一个自然起源。中共就是这样欺骗世界的。例如,他们在西非对此类病毒进行了大量测试。


John B. Wells:我想知道这个。下一个病毒会是什么?当然,在此之后,他们还有另一个病毒待命。非常感谢你今晚参加这个节目。与您交谈总是很愉快。让我们相当广泛的观众知道事情任何新的进展。随时欢迎您来到节目,即使只来几分钟。


闫博士:谢谢。






356 次查看1 則留言